中國電信山東分公司10000號客服中心客服代表招聘
北京地鐵安檢員招聘簡章
韓國國際航空公司空中乘務就業
航空公司招聘自助值機員
海航集團(天津)招聘貨運安檢員
天津客運段高鐵動車乘務員招聘簡章
公司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返回首頁 -  公司動態
上好佳的"好意"職工可否不接受
發布者:本站 發布時間:2012-12-24 14:22:29 閱讀:2291次 [ 返回列表]

 患有心包積液的勞動者康復后千方百計地想復工上班,而企業卻擔心她身體條件不允許再三要求其休病假。從表面來看,勞動者和企業都各有各的理,但看似都在理的勞資雙方卻因此引發了一連串的矛盾。

  讀者投訴

  走進報社的信訪室,蔡海燕和丈夫沈林云看起來老實巴交,并不善言辭,特別是蔡海燕,采訪全程,幾乎都是丈夫沈林云在回答記者的提問。但記者可以從蔡海燕為數不多的話語中感受到她希望回到單位上班的迫切心情。這一在旁人看來十分簡單的愿望對于他們來說,卻因為種種原因變得有些遙遠。

  起早貪黑11年雖然辛苦卻很知足

  蔡海燕是崇明人,嫁到了青浦朱家角,經人介紹,她和丈夫一同進入了上好佳(中國)有限公司工作。丈夫做的是普工,蔡海燕則是公司的撿片工。“簡單地說,就是在上好佳的原味薯片流水線上,發現壞的、焦的薯片,撿出來就行了。工作算是比較輕松的,就是上班時間有點長。”沈林云告訴記者,他和妻子每天早上四點鐘就要起床,四點半出門去上班。因為單位離家較遠,夫妻倆每天騎著摩托上班。沈林云說,他們每天要工作12個小時,到晚上6點下班,后來為了節省時間,他們索性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

  因為整天忙于工作,家里基本沒時間照顧,10歲大的女兒上學放學只能由爺爺奶奶接送,蔡海燕夫婦倆也沒時間輔導孩子功課。“我們實行的是綜合計時制,忙時一個月要加班一百多個小時,閑的時候大概只有15小時的加班時間。忙是忙了,但收入還可以。”沈林云告訴記者,他們基本工資扣除社保費,到手大概只有1500多元,如果有加班,工資可以拿到三四千元。老父親有高血壓、哮喘一直要吃藥,農保退休工資只有500元,老母親有小兒麻痹,退休工資也不高,兩人有了這份收入,家庭生活雖然說不上富足,但至少不艱難了。

  對于自己的工作,蔡海燕和丈夫十分知足,一干就是11年,今年六月,蔡海燕還簽上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

  患病入院穩定生活陡生變故

  然而,生活并不如他們想象得那樣一帆風順。合同剛簽完一個月,蔡海燕就覺得有時胸悶頭暈,嚴重的時候還伴有嘔吐。起初,她并沒有把這個癥狀看成什么大不了的事,仍堅持上班。可隨著時間的流逝,蔡海燕實在熬不下去了,于是便在今年7月9日下班后,到附近的衛生院做了CT,結論是胸口有陰影。醫生建議她轉到更大的醫院去做進一步檢查。

  沈林云聽了醫生的診斷,馬上就帶著妻子趕到第一人民醫院(南院),做了心臟超聲后,醫生診斷蔡海燕有少量的心包積液,建議住院。

  當晚,蔡海燕就辦理了住院手續。沈林云補充說道:“在醫院里面也就吊吊水,做各種檢查,醫生說積液吸收了就沒事了,大概一星期就能出院了。”7月16日,蔡海燕出院,并遵照醫囑在家休養,定期隨訪。蔡海燕向記者坦言,出院時,心包還有極少量積液,所以后面一段時間,每隔兩星期去一次醫院復查,直到10月10日,醫生重新拍片,檢查結果為“未見異常”。在此期間,她一直在請病假,每月的病假工資只有1100多元,養家糊口的擔子全落在了沈林云一人的身上。為了節約開支,他退了租借的房子,一元一元地算著過日子。沈林云說,那段時間正好是淡季,加班不多,為了老婆的事,他還老請假,算下來一個月的工資兩千元都不到,住院檢查也花費了不少錢,日子過得有些緊巴巴的了。

  病假結束想復工企業再三不同意

  說到家里的經濟壓力,蔡海燕變得更沉默了,在記者的一再追問下,她低聲地說:“所以我想盡快開始工作,既然醫生說沒問題了,我想應該可以上班了。”

  得知檢查結果一切正常,蔡海燕便于今年10月10日趕到單位辦理復工手續。沈林云向記者解釋,公司辦理復工,要先到醫務室請醫師簽字,然后由生產部經理簽字同意,最后獲得人事部經理的批后,才能算辦完復工手續。可是當天,有關領導只看了看他妻子就斷定,她這樣的情況不能上班。隨后,單位的醫師還陪同妻子一起去醫院咨詢醫生。沈林云說,當時也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妥,認為單位還是挺負責任的,是一番好心,于是便同意一同到醫院再咨詢一下醫生。他們認為,反正醫生已經診斷妻子康復了,可以上班了,所以他們也沒什么好擔心的。

  “當時我聽到醫生說,要鞏固一下也行,然后又開了兩個星期病假。我們想既然開了病假了,那就繼續休息唄,所以又休息了兩個星期,也就是到10月24日。”休完病假,他們認為這下總可以上班了吧?可沒想到,第二天沈林云陪同妻子去單位醫務室辦復工時,被明確告知,還不能上班!所不同的是,這次醫務室醫師沒有陪同蔡海燕再去醫院開病假單,而是以上好佳醫務室的名義又開了兩星期的病假,時間為10月25日至11月8日,讓她繼續休息。沈林云認為,單位遲遲不批準妻子復工,就是認準了她沒有痊愈,既然這樣,讓妻子再去醫院復查一次,只要醫生證明康復了,就可以再向單位去交涉。

  11月9日上午,沈林云帶著妻子再次走進第一人民醫院(南院)門診部,這一次,醫生不僅寫明了蔡海燕的身體恢復情況,還注明了醫生建議。一邊說著,沈林云一邊拿出妻子的病歷卡給記者看,只見上面有一條寫著“建議從事輕體力勞動”。有了醫生的建議,下午蔡海燕找到單位辦理復工,醫務室的醫師看了病歷卡后簽字表示同意她復工,生產部經理也表示認可,但這一流程走到人事部賈經理處卻又卡了殼。于是,醫務室再次開出第二張病假單,要她繼續休息到11月22日。

  能不能上班到底誰說了算?

  手續沒辦出來,前面已經休息了四個月的病假,復工心切的蔡海燕當晚試探性地上了一天夜班,見單位沒有做出任何反應,蔡海燕又于11月13日去上了五個小時的班,這一次,生產部主管當即沒收了她的考勤卡,并勸其回家休息,等到病假結束后再來上班。

  有了前面幾次復工不成的經歷,對于11月23日是否能順利上班,蔡海燕有些擔心。她沒等病假休完,11月19日,就來到了單位門口。沒想到,這回,她連大門都進不去了。門衛說接到上級指示,她病假沒到期,不能隨便讓她進單位,情急之下,蔡海燕和丈夫報了110。單位見驚動了警察,便讓他們進公司,讓人事部賈經理出面和夫妻倆溝通。沈林云回憶說,那天賈經理態度挺強硬的,只簡單地談了幾句,就打發他們回去了,讓他們病假到時間了再來上班。

  無奈之下,夫妻倆只好老實地回家繼續等時間。“我本來以為11月22日休完假了就能上班了,因為上次醫務室的人說過休好這次就能上班了,可是沒想到……”蔡海燕顯然不愿意多說,一旁的沈林云耐不住性子了,向記者介紹起那天的情況:“那天去醫務室,醫師給她量了血壓,聽了心跳,一切正常,但好像還是放心不下,認為心臟的毛病事關重大,出了事企業擔不起責任,所以又開了兩周病假,讓她繼續病休。這已是企業開出的第三張病假單了,即從11月23日到12月6日。”

  沈林云不明白,到這次病假結束,妻子整整休了五個月病假,醫生都說可以從事勞動了,為什么單位還不肯讓她上班呢?究竟是好心還是有什么陷阱呢?他甚至擔心,是不是讓妻子休過醫療期然后再解除與她的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這樣休下去何時是個頭呢?

  記者調查

  企業回應:不讓她上班是“為她好”

  對于沈林云夫妻倆的疑惑,記者致電上好佳(中國)有限公司人事部賈經理。賈經理表示,公司從來沒有說過不讓蔡海燕上班,等她病好了自然會讓她復工的,這也是出于安全考慮。賈經理說,醫務室的醫師曾經陪蔡海燕去過醫院,醫生說心臟問題是大毛病,這種情況下怎么能讓她上班,出了事誰擔得起責任?在這種情況下,企業自然不敢輕易讓她復工。

  當記者表示,蔡海燕的病歷卡上不是有醫生建議“可以從事輕體力勞動”時,賈經理回應說,這是假的,不是醫生寫的。而且,單位不讓她上班也是出于好意,她從事的撿片工本來也屬于很輕松的活了,就是工作時間長點,希望她養好了身體再來。何況,企業也每月支付她病假工資了,生活應該不會有問題。同時,賈經理也表態,如果蔡海燕能拿出市級以上醫院開具的證明,他們會讓她復工的。

  醫院證明:確實可以從事輕體力勞動

  記者把賈經理表達的意思傳達給沈林云時,他感到很驚訝。情急之下,他放下電話就直接趕往醫院,找到了主治醫生,并讓醫生在電話里向記者確認。張醫生向記者介紹:“蔡海燕的情況是心包少量積液,這種病是否嚴重不能一概而論,積液多的話也可能產生嚴重的后果,但另一方面,正常人也可能有積液存在。”至于蔡海燕的情況,張醫生說:檢查結果顯示,她心功能正常,沒有異常情況,應該算是康復了。當記者追問心包積液的患者康復后是否可以從事正常勞動時,張醫生表示,心包積液不是很嚴重的話一直都可以上班。

  為了證明蔡海燕的身體條件確實達到了從事勞動的程度,沈林云還專門傳真了一份主治醫生開的病情證明書,記者看到該證明上介紹了蔡海燕既往病史摘要和目前病情及建議,在第二欄中,醫生寫著:“目前患者精神佳、胃口佳、睡眠等均正常……1、建議康復及隨訪。2、可適度從事輕體力勞動”。在醫院審核位置,清晰地蓋著第一人民醫院門診部的財務章和醫務證明章。

  為了核實這份證明是否屬實,記者又趕往第一人民醫院(南院),醫務處的一名醫生看了證明后證實,證明書上有財務蓋章說明該患者已經掛號,從證明書上來看,寫證明的醫生確實是他們醫院的,“這怎么會是假的呢!”

  專家分析

  采訪中,沈林云一直強調,目前單位對蔡海燕復工的事就這么一直拖著,因為沒有被解雇,也沒有被拖欠工資等,他們也沒辦法通過法律途徑維權。所以對于之后該怎么辦,如何解決問題,夫妻倆一籌莫展。對此,記者專門采訪了上海智渠咨詢管理有限公司經理張偉,他對于這一爭議中牽涉的法律問題一一進行了解讀:

  勞動是義務但也是權力

  首先需要明確的是,我國《勞動法》、《勞動合同法》、《企業職工患病或非因工負傷醫療期規定》等均規定,員工非因工負傷或患病,依法享有醫療期,醫療期是指企業職工因患病或非因工負傷停止工作治病休息不得解除勞動合同的時限。企業職工因患病或非因工負傷,需要停止工作醫療時,根據本人實際參加工作年限和在本單位工作年限,給予三個月到二十四個月的醫療期。在此期間,員工依法享受病假工資待遇,企業有義務支付病假職工病假休息期間的工資待遇。

  在這個問題上,上好佳(中國)有限公司的做法沒有什么不對的。但休完病假后,員工要求復工,只要條件允許,企業應當支持。上好佳可能出于保護員工身體考慮,也可能擔心員工在崗位上發生意外而因此承擔責任,但要知道,對企業來說,員工付出勞動是一種義務,但對勞動者自身來說,勞動也是一種權利,因為它是人們生活的第一基本條件,是一切物質財富、精神財富的源泉,所謂勞動權就是有勞動能力的公民獲得參加社會勞動和切實保證按勞取酬的權利。現在單位不讓員工復工,無非就是對她是否具有相應的勞動能力有質疑,這一點,從記者的調查來看,有關的醫療機構已經給出了證明。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單位仍舊讓員工“休病假”,做法欠妥。在這方面,法律也有規定,請長病假的職工在醫療期滿后,能從事原工作的,可以繼續履行勞動合同;醫療期滿后仍不能從事原工作也不能從事由單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應進行勞動能力鑒定。從相關規定中可以看出,單位認為員工不具有上班的身體條件,需要有依據支撐,而不是僅憑單方認定就可以了。因為照單位的這種邏輯,難道醫院開出病假證明,只要單位認為不需要休息,職工就不能病休了?如果員工確實勝任原崗位工作有困難的,企業應該出示書面的文件證明、安排調崗。

  醫務室不能強制職工病休

  在這起爭議中,還有一個值得關注的法律問題就是上好佳醫務室開出的病假單是否有效。病假單只是我們通行的叫法,它實際應該叫做病情證明單,衛生部門有規定,只有經過注冊登記、有資質的醫療機構才能開這份病情證明單,企業的醫務室沒有處方權,一般也只是建議權,如果雙方沒有異議也就算了,一旦有爭議,該疾病還是需要有權威的醫療機構來認定。再者,請病假本身就是因為員工覺得身體有恙,并經醫療機構證實病情確實存在,然后根據需要主動申請,目前來看,員工顯然是被“病休”,一旦超過醫療期是有被解除合同的風險。
  夫妻倆該如何維權

  發生上述這樣的情況,是否就像蔡海燕和沈林云想得那樣無法申請仲裁、尋求法律支持呢?張偉建議,對單位醫務室開出的病假單,蔡海燕可以拒絕,如果單位仍不讓其上班,他們可以向勞動、工會等部門反映,也可以克扣勞動報酬為由提請仲裁。按照勞動合同約定,蔡海燕的工資應該在1500元左右,而企業硬讓其病休,她實際拿到的工資只有1100元多點,但蔡海燕他們并沒有遞交病假申請,企業要證明她確實主動申請休病假,就要進行舉證,若舉證不能,將承擔不利后果。況且,即使企業拿出醫務室開的病假單,但在與其他醫院意見不一致的情況下,法律部門一般也不會認可其的有效性。

 地址:煙臺市南大街301號512室
 版權所有 煙臺市玉成國內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2012-2013
莱特币提现时间 黑龙江时时开结果 三中三计划 快乐十分精准预测软件 河北时时投注站 快三二不同号复试投注 四川金7乐中奖 最准时时计划群 七星彩开奖查询 微信返利公众号有哪些 港彩论坛118资料红姐